海南衢汇投资有限公司
2021-04-28

企业IPO究竟需要多少钱?如何算好上市“经济账”?

分享到:

登陆资本市场是许多创业公司的终极梦想。成功IPO,意味着一家企业已经从私募融资的小圈子里走到了公开市场的聚光灯下,能够在大众投资者、千万散户的目光下验验“成色”。

不过,IPO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除了漫长的排队等待时间,一家企业也要有足够的财力以应付上市过程中的各种花费。而除了支付给券商、律所等中介机构的费用,实际上,还有许多潜在的“隐性费用”存在,想要上市的企业对此一定不能忽视。

那么,一家企业IPO究竟要花多少钱,如何算好上市“经济账”?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企业上市费用的构成。

中介费用

企业在IPO的过程中需要向主办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支付一应相关费用,比如支付给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及验资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以及支付给券商的保荐费、承销费、发行手续费、用于本次发行的信息披露费用及其他等。这部分费用根据企业发行量、企业上市板块不同会有部分差距。

一、保荐承销费用

在企业上市全过程中,券商收费是最高的,承担的工作也最多,因此收费最贵,不同企业上市的项目保荐承销费用可能差别很大。

其中,承销费用主要是按照企业上市发行时募集金额的多少,按照一定的比例收取。募资规模与承销费率整体呈反比,募资规模越大,承销费率越低,但绝对承销费用则会上升。

由于承销保荐费是由企业和承销保荐机构协商确定的,因此,对于一些较为知名的公司的大型融资项目,券商可能会以较低的费率吸引企业。

保荐费用是支付给保荐人的签字费,是在向证监会申报的时候便要收取;承销费则是在企业完成IPO后从实际募集的资金中扣取,无须企业动用自有资金提前支付。一般IPO企业与券商签订的都是分期付费合同,如最终未能成功上市,则无需支付全部费用。

根据数据统计,2020年1-12月,共有59家券商参与了394家新增上市企业(不含重新上市的ST国重装)的保荐承销工作,合计赚得承销保荐费用231.95亿元。

中信建投证券成为2020年1-12月券商承销保荐费用的第一位,合计赚得承销保荐费用26.18亿元;中信证券和中金公司分别以22.80亿元、19.85亿元位列2020年1-12月券商承销保荐费用排行第二、三名。

二、律师费&审计验资费

一般而言,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会按照工作量来收费,具体费用由企业与中介机构进行协商,一般都是按照进场、尽调、股改、申报、过会等几个阶段分期收费。

同样,根据会所、律所的知名度、自身对项目的需求、IPO公司的实力等因素,这部分费用可能会有相当大的波动。

根据数据统计,共有64家律师事务所为2020年度的394家新上市公司提供了法律服务,IPO法律服务费用共计18.3亿元。2020年全年募资总额4699.63亿元,律师费用率为0.39%。

共有30家会计师事务所为2020年度的394家新上市公司提供了审计服务,IPO审计服务费用共计34.20亿元。2020年全年募资总额4699.63亿元,审计费用率为0.73%。

三、信息披露费用

按照中国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的管理要求,上市公司必须及时公布公司的重大信息,包括公司发行股票、上市时披露公司基本情况的文件,公司每年、每季度的财务状况,公司突发的重大事件等。

这部分费用不仅在企业上市过程中产生,在企业成功上市后,也仍然需要定期为其年度、季度财务报告等信息披露文件持续支付费用。

其他隐性费用

除了以上显性费用之外,企业在IPO过程中还将承担巨额的隐性成本,包括税务成本、社保成本、上市筹备费用、财经公关成本等。这些隐性成本通常不予披露,但却对企业上市形成极大阻力,个别发行人甚至为此付出过亿的代价。

一、税务成本

企业在改制为股份公司之前存在大量避税情况,这是企业上市规范之前普遍存在的问题。比如由于业务层面的原因导致少缴纳部分税款,或者企业财务管理制度不规范,成本支出、收入确认等不符合税法规定,或是企业关联交易处理不慎等问题都可能造成企业的税务成本。

二、社保成本

社保成本在劳动密集型企业中尤为常见,企业内部存在劳动用工不规范的问题,如社保基数降低、用工人数虚报等。发审委对于企业劳动用工的规范要求非常严格,企业IPO一般需要进行社保规范而付出较高的社保成本。

三、上市筹备费用

上市筹备工作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需要各个职能部门按照上市公司的规范性要求提升管理工作水平,还需要组建一个专业的上市筹备工作团队,对整个上市筹备工作进行组织和协调。上市筹备费用主要包括:上市筹备工作团队以及各部门为加强管理而新增的人力成本;为加强内部控制规范而新增的管理成本;公司治理、制度规范、流程再造培训费用等等。

四、高管人员成本

大多数中小民营企业,董、监事会成员和高级管理人员,是能少就少,能省就省,但为了符合上市公司的治理条件,不得不安排更多“董监高”成员。成本增加不说,“董监高”成员发生变化,对企业IPO是有不利影响的,为了稳定住这些人员,企业又需要采取股权激励,这又是成本。

五、财经公关成本

尽管已经经过多次整治,但目前市场上仍然存在部分针对企业上市的媒体敲诈现象。部分财经媒体会向即将IPO的企业收取“广告费”、“合作费”等,不然就会对企业进行部分或全部失实的负面报道。

尽管这些报道可能不会影响企业的发展,但会损害企业声誉,并且舆情也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监管部门的态度。

加之实施媒体敲诈的成本低廉,很多企业会选择不耗费大量精力应对媒体,或承受中止审查带来的隐性损失,于是支付公关费用。

六、抑价成本

尽管《证券法》、《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等相关法规中未明确,但监管部门在实际操作中设定了主板上市的新股规模不得超过总股本25%的数量限制以及发行市盈率上限的价格约束(如近期的23倍)。通过审核后的发行人大部分只能采取降价缩量的方式以确保获得批文,直接导致企业首发融资额缩水(部分新兴行业实际融资额仅为正常水平的50%以下)。

不过,目前为配合注册制,创业板、科创板已经取消了市盈率上限,上市公司发行定价可以实施询价定价。

2020年创业板上市的107家企业的平均市盈率为56.68倍。在107家企业中,仅有西域旅游的市盈率为-70.02倍,其他的106家企业的市盈率均为正值。

2020年科创板的平均首发市盈率为71.32倍,其中在披露首发市盈率的129家企业中,88.97%的企业首发市盈率突破了23倍,仅有三家企业低于23倍,分别为杭华股份、通源环境、上纬新材,首发市盈率分别为21.82倍、18.86倍、11.51倍。而孚能科技的首发市盈率最高,达到1737.49倍。

七、机会成本

由于新股发行节奏受监管部门节奏调控影响,审核、发行速度较慢,还有暂停风险,因此大多数IPO企业不得不经历漫长的等待时间。在此期间,企业不仅难于把握各环节进程,缺乏稳定预期,还可能因审核期内股权转让、增资扩股、并购重组、债权融资等受限而丧失其他发展机会。

(文章来源:前瞻网)


上一篇 : 你们才30亿市值,我们接待不了